疫情下上亿师生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“疫”外爆发 共享教师来了!-吃人树

作者:外星人尸体发布时间all:2020年02月20日 06:41:26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疫情下上亿师生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“疫”外爆发 共享教师来了!

“在用户快速被迫认知在线教育的阶段,价值创业机会正在开放,投资人也在回归价值投资。”何艳表示,此前在对在线教育项目的投资中,团队的基因与抗压能力,项目的基础与延展可行性,教育情怀与服务品质,使命与愿景等都是投资人关注的重点,也是容易在困境下出现问题的地方。“2020年资本市场对创始团队的要求更高,需要能够带领企业顺势而为,重整思路,有能力先行一步,而不是简单复刻。”

学而思、猿辅导等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,其单日同时在线流量超500万人。钉钉方面也表示,目前已有1200万学生、2万多所学校加入了“在家上课计划”。

在线少儿数理思维企业“你拍一”创始人唐振华告诉记者,由于疫情影响,学习需求增加,用户呈现出快速增长状态。加之疫情之下,部分教师和员工因交通阻隔、自我隔离等因素无法返岗,影响到承接新学员,目前公司的数理思维老师、课程顾问等岗位均启动了招聘。

此外,在采访中,多位从业者向记者提及了线上师资培养和储备的重要性。“线上授课和线下授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,因此线上与线下的课程对老师的要求必然是不一样的。”麦禾教育创始人时光表示,在线课程老师的压力会更大,在线下教室,师生可以面对面进行交流,老师能够轻松地感受到学生的状态、接受的程度。但在线上教学中,为了让屏幕对面的学生更专注,老师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老师的选拔、培养、磨合是一个大工程。

在线教育现状:基础教育、语言教育、职业教育三分天下

艾媒咨询《2019~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到2.61亿人,市场规模达到4041亿元,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.09亿人,市场规模将达4538亿元,同比增长15.5%。

疫情之下,伴随着巨大的市场需求以及流量,在线教育机构纷纷推出招聘计划,甚至催生出了“共享教师”。

于是,几乎一夜之间,传统的线下教育要完成线上迁徙。

发展趋势:教育或成最大共享经济体

与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不同的是,当下的境况反而为在线教育提供了凸显其价值的机会。翟慧强创办的“胜友网络”主要提供在线实时互动教学的解决方案服务。据他介绍:“停课不停学,用户只能接受线上课程,原来不着急、没想清楚的培训机构被迫快速行动起来搭建在线体系,此后也将长期转化在线能力,提高长远效率。此外,大量用户高频使用,对品质、技术架构等方面的反馈能够助推行业标准的完善,推动行业发展。”

目前在线教育玩家众多——学前教育、K12教育、职业教育、素质教育等不同类型、不同领域的创业者相继涌入。记者梳理发现,目前在线K12教育、在线语言教育、在线职业教育是其中热门细分赛道,吸金能力位居前列。

“获客成本的降低要靠口碑。”杨正大表示,对于企业而言,通过产品升级、AI赋能提供更好的教学服务、能够真正帮到学生,这才是竞争的重点。因为在教育行业,用户体验和效果是最关键的。

市场变化:紧急招聘催生“共享教师”

语言学习也是在线教育的另一黄金赛道。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预测,到2020年我国在线语言教育市场规模将达590亿元,增速约20%。其中,词典工具类APP网易有道词典、百词斩等发展时间较长,已积累起庞大的用户群;课程学习类企业先后跑出51talk、流利说等上市公司。

他还表示,在线教育生态圈的完善一是需要在线教育的品类更加丰富,有更多的内容、教学服务提供者加入进来;二是平台服务商的发展壮大,目前针对在线教育的不同阶段、不同形态的软件数量和类型不够丰富。

今年1月,新东方在线也公布了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中期业绩报告,经调整净亏损5625万元,这也是新东方在线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。

承认在线教育是不可逆趋势,但依旧看好线上、线下的紧密配合是多位从业者向记者的共同反馈。

在线教育并非新鲜事物,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进入中国,彼时以黄冈中学、北京四中等为代表的知名中学开设的网校,开启了我国在线教育的序幕,“互联网+教育”的模式得到认可。

谁也想象不到,2020年的春天,屏幕变黑板、老师成主播,是全国师生必须要适应的新变化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各地开学上课相继被按下暂停键,为了不耽误学生学业,开展在线教学是多数学校、培训机构非常时期的应对方案。

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(iTutorGroup)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杨正大告诉记者,春节期间,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使用量同比增加215%,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的使用量同比增长85%。为此,公司开始线上招聘。

麦奇教育科技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:“目前正面向线下服务行业开放招聘,开放的主要岗位有课程顾问、助教等,任职须具备一定学历,主要为学员提供上课提醒、课后回访、进度追踪等教学辅助服务,帮助学员更好完成线上学习。招聘的面试、培训和入职都可线上在家完成,不受地域和环境影响,员工经面试、体检、培训合格并签署劳务合同后,可选择在家线上办公,麦奇教育科技将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支付劳务报酬。疫情结束后,员工可申请留任或返回原来的公司工作。目前,已有1700人留下了联系方式,700人参与线上面试。”

除了上述两大黄金赛道,随着新时代职场人士职业技能提升和终身学习的需求增强,加之职业教育频频迎来重大政策利好,在线职业教育发展也驶入快车道。腾讯相关报告数据显示,2019年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超2688.5亿元,在线职业教育市场393.3亿元,未来在线职业教育将保持20%左右的增速持续增长,其中尤以资格培训、泛知识付费项目类项目受到资本青睐,融资轮次多集中于早期。

在猎聘、拉钩网、Boss直聘等招聘平台上,助教、授课老师、课程顾问、产品运营等是目前招聘量较大的岗位。一位在线教育机构招聘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疫情之下,当前各机构急需的是授课教师、课程顾问这些扩大产能的岗位。

而对于未上市的“独角兽”而言,光环也正在褪去。2019年,部分在线教育头部企业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收缩、估值骤降、融资造假的丑闻。究其原因,高昂的获客成本、高企的运营成本,成为制约在线教育企业跨越生存困境的关键因素。

如此大规模地让学生在家接受在线学习是史无前例的。一时间,上亿师生涌向线上,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流量洪峰,不同机构、学校推出各式各样的线上直播、录播课令人炫目,#上网课太难了#等话题频频登上微博热搜。

疫情下上亿师生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“疫”外爆发 共享教师来了!

为了给学生创造更好的网课体验,淋浴间里做直播、玻璃门当黑板、拖把当教鞭……老师们几乎使出浑身解数,但对于部分一上课就网速不好,一提问就全员闭麦的“网课学困生”,他们也忍不住连连吐槽,新浪微博上#网课太欺负人了#话题的阅读量就高达4.2亿人次。甚至网课平台也难逃“噩运”,“钉钉”就惨遭全国小学生组团打一星,为此,钉钉近日还紧急制作视频在线求饶。

疫情的暴发正值寒假假期,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各类线下培训班,寒暑假历来是他们的招生旺季,疫情却让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来自蓝象资本的数据显示,目前教育培训至少有六成是在线下的,大量的创业公司最多账上只有6个月现金流,可能扛不住这一波“退款潮”。而如何快速将线下教学平移到线上,成为多数创业者们面对不确定疫情的首选方案。

“流利说”2019年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2.097亿元;被誉为“学历教育第一股”的尚德机构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为1.298亿元,而近五年来,尚德机构已经亏损超过26亿元。

何艳同样认为,教育不应简单区分为线上线下,多场景多模式教育更能够服务用户学习需求,组之能打、分开能战,也更能够应对系统性风险。“近期部分教育机构相继推出场景转移服务,如好未来推出原时段、原老师、原内容,保证用户体验,减免线下用户流失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

疫情终将被战胜,当线下的教学与课堂恢复如常,在线教育还会继续逆袭吗?还有哪些新趋势值得期待?

紧随培训机构寒假停课的,是各地学校相继宣布延迟开学。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统计,多地教育部门相继宣布2020年春季开学时间不得早于2月底。为了保证学生“停课不停学”,几乎所有学校开始寻求在线教学解决方案,试图最大程度将本地的教学通过线上工具来复现。

记者注意到,目前共有超10家在线教育公司成功IPO,多集中于美股市场,从已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,流利说、51Talk、尚德机构、新东方在线等知名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。

行业难题:获客、运营成本高企

与学校和线下培训机构焦急涌向线上寻求解决方案相对应的是,既有的在线教育相关企业迎来高光时刻——头部机构集体推出免费课程,一些互联网+平台宣布开放合作,助力各学校、各机构空中课堂的搭建,这些举动迅速将相关企业推向流量高峰。

那么,目前国内的在线教育企业是否做好了站上风口的准备?情况似乎并不那么乐观。近年来,虽然在线教育蓬勃发展,但在线教育企业的日子却并不好过——在2019年的生存大考面前,多数企业尚不及格,商业可持续性频受质疑,这一点从上市公司的财报就可见一斑。

据记者观察,虽然各在线教育公司组织架构、所需人才各有侧重,但教学研究、产品研发、技术支持、教务运营、营销推广等人员几乎是多数公司所必备的。

与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不同的是,当下的境况为在线教育提供了难得的凸显其价值的机会。各大机构已经展开招聘,甚至催生出了疫情期间的“共享教师”。对于发展20年尚难盈利,且刚刚经历过寒冬洗礼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,这是否意味着“拐点”突然到来?

此前一位从业者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坦言,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占收入的六成,有的甚至高达九成。如果再算上师资和其他成本,做一单亏一单的现象在行业内还是很普遍的。

麦禾教育创始人兼CEO时光向记者表示:“线上、线下形式各有优劣,但未来不是谁战胜谁的问题,经过此次考验,很多机构将在如何用新技术、新模式提高教学效率、保证教学效果方面有更深入的体会,未来不是技术去指导教培机构如何升级自身服务,相反,是机构的发展战略去指引自身选择什么样的技术。”

“喂喂喂,听得到吗?我们开始上课了。”“听懂了吗?没听懂的同学打1。”……李欣是河南省的一名中学英语老师,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直播上课是她2020年必须快速学会的一个新技能。为了让屏幕对面的学生更专注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声音语调、肢体动作等都必须比平时更用力,一节课下来非常累。

也就是说,这批老师可以在疫情期间兼职,之后再自由选择,颇具时下的共享经济特色。麦奇教育科技下一步还会开放数学、语文、编程等科目的教师招聘,重点帮助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解决员工安置难题。

升学竞争的长期存在,使得K12课外辅导成为难以撼动的刚需。多鲸资本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,全国K12在校人数超过1.74亿,其对应的K12课外辅导市场超4000亿元,来自传统教育机构、互联网巨头以及互联网团队等不同背景的创业者的先后涌入,主要集中在英语及数学学科。其中,优质项目吸金能力较强,红杉中国、GGV、IDG等一线资本均完成布局。在过去的一年,在线k12企业融资额最高的为“掌门1对1”的E轮融资,融资金额高达3.5亿美元;其次为“小盒科技”的1.5亿美元D轮融资。

上市三年有余的51Talk至今深陷亏损的泥潭。公司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报告期内净亏损530万元,前三季度亏损已经超过1亿元。

清科创投执行董事何艳向记者表示:“在线教育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,我曾经预言在线教育三年之内会取代线下,成为课外培训的主流,这次疫情无疑会推动这一拐点的提前到来。此前我们也接触过很多线下机构,他们都有意愿开展在线业务。这次疫情将加快教育培训机构转型速度。”

而对于在线教育企业运营成本的降低,杨正大认为,根本上要依赖技术进步,AI是在线教育走向未来的重要驱动力。“教育与其他行业的一个很大区别在于,存在规模不经济的问题。规模越大,运营越复杂,成本就越高,这必须通过技术手段加以改善。”

疫情影响:老师学生在家上课




渡劫失败整理编辑)

疫情下上亿师生停课不停学 在线教育“疫”外爆发 共享教师来了!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